当前位置: 主页 > 挖矿机商城 > 挖矿机出售 > >文章详情

[海口比特币挖矿机]别以为就黑客在玩币,关于比特币的犯罪都在这!



  [海口比特币挖矿机]别以为就黑客在玩币,关于比特币的犯罪都在这!当你在 Google 搜索「比特币」时,第一条结果会贴心地告诉你此刻的行情:

  

 

  然而,这并不是历史最高价格,在疯狂的 2017 年末,单个比特币价格曾一度飙升至 20000 美元。

  

 

  图片来源于google图片

  【如果有 10% 的利润让人疯狂,有 50% 让人不顾一切,有 100% 的利润可以挺而走险,有 300% 的利润,可以践踏人间一切法律】。

  那个时代的马克思可能想不到,世上会出现比特币这般暴利的存在,但他对于人性的总结,却在一直适用。

  比特币价格大热,同时带给司法实务界新的挑战,「元典智库」公开裁判文书数据显示,2014-2017 年间,刑事案件当中,涉比特币的案件数量呈逐年递增趋势:

  

 

  图片数据来源于【元典智库】

  以【比特币】为关键词在元典智库平台上做检索,检索到公开刑事裁判文书 129 件,通过对案情做具体分析,我发现 “涉比特币刑事案件” 呈现以下两个特点:

  一 .罪名分布集中

  从案由大类分布来看,“涉比特币犯罪” 集中于刑法分则中的 3 个章节:

  · 侵犯财产罪

  · 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

  · 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

  另外,由于单人多罪案件的存在,其他章节也少量涉及:

  

 

  图片来源于【元典智库】2018.3.8日的检索结果

  二.案例类型多样

  在检索到的129件案件中涉及的案例类型呈现多样化的态势,包括:

  盗窃罪

  诈骗罪

  传销罪

  敲诈勒索罪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

  共计17类罪名,我们从中筛选出一批与【比特币】相关的典型案例予以展示:

  

 

  在涉及比特币的盗窃罪案件中,我们意外发现:被盗对象出现频次最多的,并非比特币本身,而是「电力资源」,「盗窃电力资源」类案件甚至占此类盗窃总案件数 70% 以上。

  典型案例如:

  “

  马鞍山市雨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11月26日,被告人谢某某在其承租的马鞍山市雨山区向山镇向阳村谢某私建的一处厂房内摆放比特币挖矿机,私自架设电缆连接厂房东侧的高压线,窃取电力以供比特币挖矿机生产。2016年2月27日至3月8日,被告人谢某某共计窃取电量5370.95千瓦时,价值人民币4342元。

  ”

  由于比特币“挖矿”需要大量电能消耗,不法分子铤而走险,通过“私拉电线”,“破坏电表” 等多种途径盗窃国家电力,我们在关注比特币增值的同时,也应该看看比特币是怎么来的。比特币虽然是虚拟的,但生产比特币的电力却是实实在在的。

  

 

  与比特币相关的诈骗类案件,更可谓是套路满满:

  ◎ 「黑心商家,空头承诺骗钱财」

  典型案例如:

  “

  四川省旺苍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1月至2月期间,被告人庞某利用其在阿里巴巴购物网站和淘宝网开设的网店,打着销售“比特币挖矿机”的幌子,以需要垫资为借口,诱骗买家拍下货物后先行向支付宝付款,在未收到货的情况下确认收货,采取不发货的方式进行诈骗。

  ”

  ◎ 「戏精附体,监守自盗、贼喊捉贼」

  典型案例如:

  “

  刘某1和被告人贺挺转走了网站上的120个比特币,后由被告人贺挺存放于其私人注册的钱包内。2013年10月26日凌晨,刘某1指使金某最终关闭了该交易平台,并让金某将该网站跳转至一个被黑的页面,伪装该交易平台是被黑客攻击的假象,试图让客户误以为网站也是受害者,继续蒙骗网站客户。

  ”

  此外,在诈骗罪当中,比特币也被用作「转移赃款」的新型方式,例如从事诈骗的犯罪分子将诈骗的钱款通过在互联网购买比特币后,将比特币再通过地下钱庄兑换成现金提现。

  此种洗钱手段更加隐蔽,对公安司法机关取证和追赃,都提出了挑战。

  

 

  比特币价格的疯涨,也给了传销组织新的“灵感”:

  他们以比特币为范本,发行山寨虚拟币,虚构财富神话,通过不断发展下线的方式疯狂聚敛财富。

  典型案例如:

  “

  中山市第二市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4月,被告人秦绍林在他人介绍下注册成为“恒星币”会员,并发展了被告人何燕意及金某君(另案起诉)为直推下线。两名被告人通过微信发布“恒星币”的宣传资料(含注册链接)、在被告人何燕意经营的中山市小榄镇某服务所内当面介绍等方式宣传“恒星币”,吹嘘“恒星币”的投资收益及发展前景,引诱他人注册成为“恒星币”会员并投资购买能挖掘“恒星币”的“矿机”,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发展下线人员数量及销售“矿机”的数量作为返利的依据,实施网络传销活动。

  ”

  这种山寨虚拟货币,又被称作「传销币」,因其具有类似比特币虚拟性和隐蔽性,在取证和打击方面都存在一定难度,此类传销亦层出不穷。

  如果发现有挚爱亲朋沉迷于此,请随手转发几篇裁判案例,珍爱生命,远离传销。

  

 

  由于比特币的技术特性,除了被间接用作转移赃款,也会被直接作为勒索的财物,2017年肆虐一时的勒索软件 WannaCry 便是如此,司法裁判中也发现了类似情形。

  相关案例如:

  “

  苏州市吴中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赵志刚于2016年7月底至8月初,利用从互联网获取的登录口令,通过电脑操作,进入被害单位苏州淘豆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豆公司)的服务器,窃取该公司的网购订单信息若干,并以泄露上述信息为由实施威胁,迫使该公司支付比特币合计20枚,价值合计人民币75425元。公诉机关为证明上述事实,提供了相应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赵志刚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应当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赵志刚归案后如实供述其罪行,可以从轻处罚。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世纪比特币矿机交易平台整理于网络的相关信息,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需了解比特币资讯及价格行情请关注:比特币交易网

已赞+1 已有1人赞过
3 / 3相关资讯
评论0

  •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