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其他几位著名投资大师一样,巴菲特(Warren Buffett)也是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严厉批评者。



 

2018年1月,伯克希尔哈撒韦首席执行官明确表示,“我几乎可以百分百肯定地说(虚拟货币)不会有好下场”,还说如果可能的话,他会非常乐于市场上每一种虚拟货币的五年看跌期权。5月间的伯克希尔股东年会上,巴菲特的火力进一步升级,干脆称比特币为“老鼠药陷阱”。

 

虚拟货币的拥护者们对这位老人的批评嗤之以鼻,但是他们很可能并不该这样。过去几十年时间里,巴菲特曾经不止一次准确预言到了那些重大的投资灾难。

 

互联网泡沫

 

2000年4月,开始有迹象显示互联网泡沫正在降温。在连续几年无休无止地前进后,科技股票那时较之史上最高点已经下滑了20%。然而,许多人都觉得这其实只是一次盘整,是给他们机会去吃进更多的互联网股票。

 

然而巴菲特并不那么想。在这一年的伯克希尔年会上,他和自己的老搭档芒格(Charlie Munger)遇到了与互联网公司投机有关的问题,巴菲特直言,一切都会有最终清算的一天。

 

“归根结底,财富只能由企业创造出来,这是唯一的渠道。”巴菲特解释道,“投资者作为一个整体想要变得富有,只有企业才能让他们达到目的。”

 

在巴菲特看来,互联网技术从来都没有问题,他和芒格也一直承认这技术的发展正在改变世界。关键是,巴菲特认为许多互联网公司的股票估值实在是太荒唐可笑了。“到最后,还是要看估值。当大量的参与者一起投入一个总数持续增加的游戏,就会创造出一种表面上的真实。这样的情况也可能会持续相当的时间,但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

 

巴菲特是对的。到2002年年初时,纳指的点位只有巴菲特做出此番评论时的一半还不到。

 

衍生产品的危险性

 

其实,金融衍生产品已经存在了相当的时间,但是大为普及却是2000年代前期到中期的事情。

 

2003年,巴菲特破例预先披露了自己年度股东信的一部分内容,交由《财富》发表,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就衍生产品的危险性发出警告,他将这些产品称作是“金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在这一年的年会上,巴菲特做出了一番预言,而后者几年后将被证明准确得惊人:

“查理和我觉得,有一种很低,但是却至关重要的可能性……哪怕是发生在别处的某种系统性问题,也会被衍生产品严重放大。我们觉得,大家对这一点的认识并不充分。在我们看来,伴随衍生产品变得日益复杂,日益普及,问题也就变得越来越大了。”

后来的金融危机几乎完全就是按照巴菲特所描绘的路径发生的。其他领域的问题(抵押放款过于宽松)发生,因为复杂的衍生产品而使得其破坏力大幅度提升,几乎导致了整个美国金融体系的崩溃。

 

房市崩盘

 

说到抵押放款存在的问题,其实,在金融危机前几年,巴菲特也在不停地批评美国抵押贷款行业和房价泡沫。他不止一次试着警告大家说,局面未来将向着可怕的方向发展。

 

在2005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说:“如果你持续推高某种商品(住宅)的价格,在这过程当中,支付这不断高企的价格的是一些认为因为政府担保的存在,他们自己丝毫不承担任何风险的人,于是资金源源不断涌入,很长时间内,似乎每个人都是那么开心。”

 

不过,没有几年,大家就开始发现事情不对的苗头了。房价停止上涨,抵押赎回权丧失的案例开始增加,但是这些和即将到来的一切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在2007年5月的年会上,巴菲特直言,在房地产市场上,“你将目睹重大的灾难”。

 

巴菲特谈到了当时存在的各种“创新性”抵押产品,比如负摊销抵押贷款,即借款者甚至不需要负担贷款利息,而这只能导致债务气球的不断扩张:

“我觉得放款者是傻瓜,借款者也是傻瓜。如果有人第一年偿还正常抵押贷款额度的20%到30%都成问题,怎么能够指望他们几年后偿付110%?那些放款机构的人们基本上就是在下注,赌房价会继续涨下去,于是借款者是否还款就根本不重要了。这种策略在一段时间内确实行之有效——直至彻底失灵。”

巴菲特预测的唯一瑕疵或许就是未能充分估计房市崩盘将对美国经济造成的整体冲击。“问题在于,这是否会扩散开来,对整体经济造成巨大影响。”巴菲特当时说,“我想单单这一个因素可能不会造成大麻烦,毕竟我们的经济天然是如此庞大。”

 

其实,这也不能全说是巴菲特的失误,单单房市确实不足以造成经济危机,问题在于,当不良放款实践和他同样警告过的衍生产品结合起来,灾难就降临了。

 

当然,巴菲特的真正专业还是投资,并非预言,而且谁也没有可以洞见未来一切的水晶球……巴菲特也犯过错,比如最近就公开承认自己后悔错过了亚马逊的投资机会。可是,这就能够成为大家无视他关于虚拟货币的预言的理由吗?

 

不要以为巴菲特老了,落伍了,不懂得新生事物了,就对他的观点不屑一顾,要知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巴菲特或许并不透彻理解比特币等虚拟货币背后的科技,但是他充分了解什么是泡沫,什么是投资者的非理性行为——他要是连这些都不懂,他和伯克希尔的惊人财富难道是充话费送的?(腾讯证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