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比特币资讯 > >文章详情

[区块链国外]以古鉴今:投机狂热不可避免 但加密货币必须“克服”它



17和18世纪欧洲的金融泡沫是加密货币的信仰者们和批评者们最喜欢引用的事例,他们常用此警告来加密货币市场的过度投机行为。

 

这些很久以前发生的事件也反映了同样的信息不对称和非理性投机问题,这让许多经验丰富的观察家对这一切感到担忧。南海泡沫、密西西比泡沫和郁金香狂热都是无良企业家们和早期投资者们利用其特权获取信息,继而对所知不多的公众投资者造成巨大伤害的投机狂热活动。这在本质上讲描述了首次代币发行(ICO)固有的风险。

 

但这些几个世纪前发生的事件背后的历史背景也很重要:它们是有限责任公司、股票市场及衍生品被发明的同时所引起的一些直接的、几乎不可避免的副作用,而这些发明正是有史以来最具颠覆性的金融创新。

 


 

一方面,这些由荷兰人带头创新的发明创造了巨大的新机会,让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得以进行疯狂的、不经思考的投机。但另一方面,他们也解锁了一个巨大的、以前难以获得的资金池,这为企业家提供了一种更有效的融资方式。

 

在这些新融资工具的支持下,大型的全球性企业应运而生。它们给我们带来了我们现在习以为常的全球资本主义经济。

 

这一背景十分重要,因为如今在加密货币领域看起来像投机狂热的活动——2017年的代币价格泡沫,欺诈币、比特币骗局、一行代码都没有的空气ICO的出现——同样也可以被看作是重大技术变革引起的令人不快但不可避免的副作用。

 

如果加密资产、智能合约和区块链技术能够充分发挥其去中心化经济的潜力,他们希望引起的变革可能与荷兰文艺复兴时期的那些发明所激发的一样影响深远,甚至更加有意义。因为这项技术彻底重构了记录保存、资金募集、组织设计的过程及货币本身。

 

但在这种时候,你是无法阻止那些讨厌的、欲一夕致富的人的。

 

创新引起投机

 

正如我提到的那样,如果你回顾历史,你会发现每当有一种新的通用技术颠覆了经济秩序时,几乎总是会伴随出现一段金融投机加剧的时期。

 

铁路、电力,当然还有上世纪90年代末互联网的兴起也是如此。委内瑞拉经济学家Carlota Perez甚至认为,泡沫和投机的社会现象是社会融资和建立相关基础设施的必要因素,而在此基础之上又使得这些革命性科技扎根于经济之中。

 

但是,这些相反的因果关系并不一定是正确的。

 

回顾与新技术相关的炒作和投机,不难发现,它总是与一种强大新技术的成功部署有关。历史上充斥满了所谓的“革命性”想法,这些想法引起了人们的想象力,但最终却并未以影响广泛的、改变社会的方式被实现。

 

如赛格威(平衡车)、谷歌眼镜、Betamax(索尼研发的一种磁带格式)、协和式飞机等。注意:所有这些都是令人印象深刻的科技,有些已经成为后续发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由于各种原因,如生产成本、营销问题、潮流变更等,它们未能与其炒作相匹配地被实现。

 

赌博即服务

 

当我看到Augur推出令人印象深刻的预测市场时,我开始思考。在一天内,其基于以太坊的去中心化应用程序就处理了从美国选举到世界杯比赛的价值40万美元的赌注。

 

我的问题是,人们最初对去中心化预测市场的热情是否会超越人类天生的投机倾向,最终实现Augur对社会真正的承诺:一个基于群体的、基于市场的预测系统,一个奖励诚实的声望激励代币模型。

 

在这种情况下,预测市场的发展需要投机才能发挥作用。赌博不仅仅是其副产品;这是它成功的必要条件。但这仅仅因为人们希望以这种方式下注,这并不意味着围绕其预测的价格发现将被社会广泛应用于处理和评估有关重大事件的信息。只有时间才能证明这一点。

 

你也可以对加密货币行业的其他领域提出类似的问题,这些领域引起了重大的投机活动,但同时也意味着这些领域存在着潜在的、强大的、前沿的想法。虽然我相信激励共识的基本概念、安全的加密分布式账本、数字资产和去中心化交易所将以某种形式取得成功,但我不能保证这些想法的任何表现形式,包括比特币,会继续存活下去并对世界产生影响。

 

那么,让我们来问几个问题:

 

ICO是否仅仅只是能让那些骗子和注定要失败的项目的创始人在愚蠢的泡沫经济中致富?或者,这真的是区块链技术的杀手级应用吗?还是能从硅谷的看门人那里解放资本,创造一个全球化的创意市场?

 

最近对加密猫(Cryptokitties)的追捧是一时流行的狂热?还是它会成为证明数字资产稀缺价值的重要用例?又或是它能培育市场、使生产者能够将其独特的创意作品货币化?

 

比特币是会被永远视为一种投机狂热,还是能真的成为新的全球储备资产和支付平台的基础呢?

 

如果我们要确保区块链技术的巨大潜力能够为整个社会带来益处,那么这些以及其他类似的问题都是至关重要的。

 

对社会的价值

 

要回答这些问题,归根结底要看技术本身如何融入范围更广的经济活动中。

 

这一概念本身也可以称为是一种新的市场类型,像其它类型的技术一样。(早期的荷兰股票市场为Augur的预测市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类比。)无论如何,如果技术(以及它所支持的市场)要生存和繁荣,就必须有广泛的社会价值。

 

在这一点上,欧洲早期资本市场的历史再次具有参考价值。南海泡沫灾难性的影响并没有扼杀公共资本市场为新企业提供资金的想法,但它确实带来了秩序和社会利益,政府也出台了关于谁可以发行公共股票以及如何发行的新规定,由此还进化出了我们现在受监管的证券交易所和相关资本市场。

 

这并不是说政府监管才是能使加密货币成为主流的答案,因为加密货币抗审查制度的概念与之背道而驰。但这确实意味着,我们这些参与开发这项技术的人应该支持协议标准和行为规范去实践,这些行为的核心才是整个社会的利益所在。

 

历史表明,像Nouriel Roubini这样的反对者对加密货币社区的炒作和投机嗤之以鼻,而他们可能对支撑它的重大变革视而不见。但它同样向加密货币爱好者发出了一个警告:不要迷失在炒作中;去创造一些可持续的、对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的东西。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market-mania-is-unavoidable-but-crypto-must-get-past-it/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世纪比特币矿机交易平台整理于网络的相关信息,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需了解比特币资讯及价格行情请关注:比特币交易网

已赞+1 已有1人赞过
3 / 3相关资讯
评论0

  • 最新